青春掠影:五十二:我的同桌

七三年,我有幸到运城农校读书。不要小看这所学校,那可是当时号称第二党校的中专学校。

我的同桌是来自农村女孩,名字叫卫素梅。我从来没有和女孩打过交道,感到很不自在,便在桌子中间用粉笔划了一条分界线。她见后很是反感: “我是老虎?怕吃你不成!”我脸刷地红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时间长了,慢慢习贯了,偶尔也谈些无关紧要的的话题。她是个很热情的姑娘。爸妈一生不育,从小领养了她。她的养妈能歌善舞,是文革宣传骨干。受养妈影响,从小练就一付好嗓子。课余空闲,常哼一些小调自娛自乐,很有音乐天赋。我写的小诗她给加了音符,哼给我听。为此,我很受感动。那时我们的粮食是供给制,每人每月34斤,我总是差那么一两天要饿肚子。她便把省下的粮票送给我,有时衣被脏了,也是她帮我拆洗,我俩超越了同学关系,简直是兄妹之情。一年半课堂学习即将结束,进入了实习阶段。正巧,我俩又分到一个实习小组。在闻喜涑阳吳吉昌那里实习棉花栽培。整天在试验田里搞调查,这时她便放开喉嗓大声唱歌。迷得我老记错调查数据。特别当她唱到“马儿啊,你慢慢走”马玉涛歌曲时,那音色不亚于原唱调子。顿时心潮澎湃。可惜,当时没有比赛平台,否则,她一定是个不错的歌手。

二年的学习生活就要结束了,临别前,她给我缝了最后一个扣子。看她时,她眼圈红了,我不由自主地掉下眼泪。直到离开,相互之间也没吐出一句话来。

她分配到她们那里一个偏远乡镇当了妇联主任,我分配到我们县农场当了技术员。那时通讯不发达,从没打过一次电话,就连写好的信也没发过去。后来听其他同学说,她干的很出色,带领那里的妇女开发黄河滩,建成几百亩的大枣园,得到上级部门表彰和肯定。再后来,又调回县里,我也调到乡镇当了领导干部。

直到八十年代未,我到她们县参加一个现场会,给她打了电话。会后下午,她带了另一半到了我的住所。虽然岁月流逝,但她还是那么丰润漂亮。交谈间,她开玩笑地说: “假如我俩在一起——,”她终于说出压在心底几十年的话。没等我答腔,她的男人便接了话茬说:“那样就没我的亊啦。”我的脸猛然通红。她的两个女儿和我的两个儿子均上了名校,家境都还可以。我俩虽各奔东西,甚至断了书信来往,但互相却深深地惦记着对方。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情谊会伴随着我和她的终生。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AOS59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3107698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oping58.com/61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