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左央事件真相大白(天涯左央事件全过程)

忘情宗。

冷雨疏泪眼婆娑,自得知了李茂的死讯之后,她便一直伤心不已,哭个不停。

一旁。

江萍,徐曼,丁兰三女正不停地安慰她,表情也是很伤感。

一半装的。

一半是真伤心。

毕竟李茂身为体修,体力这方面,还是很让她们满意的,李茂死了,她们一时间会少了很多乐趣。

“大坏人!”

冷雨疏突然红着眼睛起身,“他……杀了五师兄,要去找师父,让他给五师兄报仇!”

“小师妹!”

牧丰连忙拦住了他,“古尘上次退走,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来,如今师父正是疗伤的关键时刻,这时候打扰他老人家,很不妥。”

“那……我自己去!”

“不用。”

牧丰柔声宽慰道:“我已经联合天南界所有修士发出了必杀令,只要他敢踏出凌云城一步,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对他而言。

调查顾寒的来历,再轻松不过。

鸡妖。

狗子。

拾荒者。

这个奇怪的组合,放在偌大的天南界也属于独一份,况且顾寒拾荒拾了不知道多少家,自然有不少人知道他的存在,轻易地便将他的底细扒了出来,只是他的来历,却根本没人知晓,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或真心。

或假意。

那些势力纷纷响应他的号召,对顾寒发出了必杀令,不过他们不知道顾寒真名,必杀令的对象,却是傅玉麟这个名字。

“那……”

冷雨疏泪擦了擦眼泪道:“他要是躲在那里,一辈子不出来呢?”

“不会的。”

牧丰成竹在胸,“以我观之,此人性子刚强,是个杀伐果断之人,旁人会许会永远躲在那里,可他……断然不会!更何况,那水晶令牌,只对一个人有效,他身边……可不只有一个人!”

“坏人!”

冷雨疏又恨恨地骂起了顾寒,只是翻来覆去也只有一个词,“坏人!大坏人……”

几女听得想吐。

只是却不得不配合她演这场师兄妹感情甚笃的大戏。

……

“必杀令?”

凌云城。

那座小院内。

凌云会长背负双手,嗤笑不已,“果然,不愧是跟咱们那位灵涯上人最像的弟子,连手段都这么相似,不成器的东西,尽会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伎俩!”

“不得不说。”

耿治想了想道:“这是阳谋,也很好用。”

“对了。”

突然。

凌云会长似又想到了什么,“元魔殿那些人不理会这些事,我倒是还能理解,这玄剑门……为何也要趟浑水,原老儿向来只会拿剑砍人,从来不屑于趋炎附势,玩弄这些小伎俩。”

“严格来说。”

耿治想了想道:“不是玄剑门,而是……玄剑门的剑子,剑无尘。”

“他?”

“不错。”

耿治点点头,“他对外宣称,要拿傅玉麟的项上人头,祭他手中之剑!”

“这小子。”

凌云会长一脸失望,“早晚要毁在他的刚愎自用上!”

“听说……”

耿治又道:“似乎是因为冷雨疏的原因。”

“她?”

凌云会长一愣,随即轻轻叹了口气,“这丫头倒是个天真烂漫,心地单纯的,可惜啊,落在了咱们灵涯上人手里……怕又是一个墨尘音啊。”

“会长。”

耿治也是惋惜不已,“咱们该作何反应?”

“一切照旧。”

凌云会长淡淡道:“他只要在凌云城内,规矩,自然有效!”

“若是他们对咱们施压……”

“施压?”

凌云会长眉毛一挑,“这天南界是个什么地方,你不清楚?别说是一盘散沙,就是真来施压,大不了我不做他们的生意了,看看没了咱们的资源支撑,他们拿什么和古苍界玩!对了,说了半天,这个正主什么反应?”

“他……没反应。”

“恩?”

“他还在闭关,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呵。”

凌云会长笑道:“旁的不说,这心是真的大……”

话未说完。

他似感应到了什么,面色瞬间沉了下来。

“怎么了?”

耿治问道。

“姓葛的来了!”

凌云会长冷笑一声,“咱们灵涯上人的两大狗腿之一,动作倒是快!走,跟我去会会他!”

言罢。

二人身形俱是消失不见。

……

静室内。

随着一丝丝法则碎片不断融入神魂之中,顾寒与元气大海的联系越发紧密,而摄拿的天地之力也越来越多,身上的圣威也愈发厚重霸道!

轰!

圣威扩散之下。

竟是连这座坚实至极的静室,都隐隐晃动了起来。

圣境。

九重境!

到了此刻,他神魂内已是融合九道法则碎片,且相互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平衡,若是再多融入一道,只有两个结果,要么以那道法则之力为引,让神魂发生质变,从而迈入羽化境,要么……平衡被打破,神魂被炸成碎片!

寻常修士。

自然选择第一条路,也只有这条路可选。

可顾寒不同。

没有犹豫,他手一翻,那道被杨易封印的至圣法则碎片瞬间落在了手中,刹那间,一股更为神异的气息弥漫在场间。

事实上。

至圣法则碎片……某种程度上,说碎片已经不合适了,已经隐隐接近了真正的法则!

心念一动。

封印瞬间破除。

那道至圣法则碎片轻颤一声,倏尔便没入他的眉心,消失不见!

轰!

轰!

一道道轰鸣之音不断传来,先前九道普通法则碎片形成的平衡之势瞬间被打破,而受到至圣法则碎片的冲击,双重作用之下,他的神魂便如同巨浪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被吞噬的可能!

鸡爷坑人!

强忍着痛苦。

顾寒心中暗骂。

重明只跟他说成就至圣之境需要至圣法则碎片,却没说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和风险,以至于他半点防备都没有。

所幸。

他不灭剑魂已是到了二重境,神魂之坚韧远超同境,苦苦咬牙坚持下,也能撑得住。

至圣之境。

运气成分占据了九成。

与人劫那种几乎十死无生的风险相比,自然不算什么。

渐渐地。

他神魂将十道法则碎片再次融合了起来,一丝丝神圣之意不断扩散而出,本来已经被打破的平衡,又是重新建立了起来,而这次,却是以那道至圣法则碎片为主,仿若一张大网一般,将其余九道法则碎片尽数统摄其中。

比之先前。

平衡更加稳固,更加紧密,几乎……完美无缺!

不知过了多久。

刷的一下,顾寒睁开了双眼。

第五极境。

至圣之境!

刹那间,一道远比先前霸道强横数倍的圣威直接落下,震得这间静室颤抖不停,连刻画在墙壁的禁制也是明灭不定,似有被毁去的风险。

“好强!”

他面露奇异之色。

这道圣威强得离谱,似乎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圣境修士身上,可它……偏偏出现了,正好应了极境那突破极限,打破桎梏的意境。

……

外间。

就在凌云会长带人外出时,一鸡一狗,鬼鬼祟祟地溜到了他的小院中……

与此同时。

凌云城内,一道恐怖的威压自上空不断落下,虽然并未刻意针对下方的修士,可却依然骇得他们心惊胆战,纷纷抬头向上看去。

怎么回事!

难道有人敢不顾规矩,在凌云城内出手不成?

上空中。

一名面色阴郁的黑袍老者身形连连晃动,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便要来到城内最核心的区域。

轰!

也在此时!

他面前的空间一阵扭曲,一道宏大的伟力瞬间落下,落在了他面前。

砰!

砰!

伟力如潮汐一般,一重未尽,一重再生,又有相互叠加之势,越来越强,倏尔之间便将他逼得连连后退,只是顷刻间,便退出了凌云城!

“计无涯!”

老者面沉如水,“让老夫进去!”

“哼!”

一声冷哼传来。

五道身形瞬间落在了他面前,为首一人,自然是凌云商会会长,计无涯,身后四人,却是耿治这名副会长,以及三名飞升境的长老。

“葛明!”

计无涯根本不理会他的威胁,“我的规矩,你忘了?”

“规矩?”

葛明语气森然,“计无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今日无论如何,我也得进去!别逼老夫跟你撕破脸!”

“凭你?”

计无涯嗤笑一声,“你受了谁的指使,我管不着!可你还不够分量!想坏我的规矩,换个人来!”

“好好好!”

葛明强忍心中的怒火道:“我不坏你的规矩,可你告诉老夫,我那后人葛旭去哪了!为何这么久了,他连个影子都找不到!”

“笑话!”

计无涯冷笑一声,“葛明,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你的后人失踪了,跟我有什么关系!这天南界这么大,每日里失踪的人成千上万,难道都要找到我计无涯的头上?”

“你!”

葛明大怒,“他明明是被你们赶出去的!”

这件事。

如今已经传遍了大半个天南界,也因此,不知多少人暗暗嘲笑葛家。

本来。

以他的性子,当时便要派人找顾寒的麻烦,只是碍于凌云商会的规矩,又忌惮计无涯,只能暂时忍了下来,可哪曾想左等右等,葛旭就是没回来,再加上牧丰在背后煽风点火,他有意卖对方个人情,自然跑来这里兴师问罪。

“葛老。”

耿治拱了拱手,淡淡道:“当日里,是我将他赶出去的,只是令牌的规矩,你也懂,我所做的一切,合情合理,况且,我并未伤那葛旭分毫,至于他出了城以后做什么去了,就不是我能知晓的了。”

“不错。”

计无涯点头道:“我凌云商会是做生意的,可没有保护人这项业务!”

“少废话!”

葛明盛怒不已,“让我去问问那个叫傅玉麟的小畜生,葛旭的失踪,肯定和他有关。”

“葛老。”

耿治心中将顾寒骂了个狗血喷头,只是面上却不露分毫,只是摇头道:“那位尊客从始至终都和我在一起,更是从未出过凌云城一步……”

“不用你说,老夫一问便知!”

“葛明。”

计无涯淡淡道:“他出了凌云城,是生是死我不管,可在城内,他手持水晶令牌,就是凌云商会的贵客,而且,那片区域,也不是你能踏足的!”

“若是老夫偏要进去呢?”

“十年内。”

计无涯面无表情,“葛家人严禁踏入凌云城一步,咱们之间的生意往来,也就此停掉!”

“你威胁我?”

“百年!”

“老夫不吃你这套!”

“千年!”

“你……”

葛明气得身体直颤,“计无涯,你还不是天南界的主人,你真以为你能一手遮天?我这便去请上人主持公道!你……给老夫等着!”

说着。

他身形一晃。

却是直接去往忘情宗了。

“哼。”

计无涯嗤笑一声,“老奸巨猾,说的便是此人了。”

他看得出来。

葛明的愤怒,七成以上是装出来的,目的只是为了试探他的态度罢了,如今见他态度坚决,自然便要退走,否则盛怒之下,早就打起来了,又哪里会在这里扯皮半天?

“这个傅玉麟!”

想到顾寒。

他的面色也是有些不好看,“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偏偏要我给他擦屁股!真是……哼,你就不该把那水晶令牌给他!”

说着。

他埋怨起了耿治。

“我……”

耿治一脸憋屈,顿时嚷嚷了起来。

“会长,几位长老给我作证,这事能怪我?我能提前知道他是谁不成?再说了,这水晶令牌的规矩,是你亲自定下的,那可是二十五枚遗府令牌,不给他水晶令牌给他什么!还有,这次咱们赚了多少,你不清楚?”

二人之间、

似乎并不像寻常上下级,反倒像是同僚战友一样,不管你位置修为高低,说吵就能吵起来。

三名长老头疼不已。

那个小子看来就是个灾星啊,走到哪,乱到哪!

这二位。

已经多少年没这么吵过了?

……

计无涯小院里的禁制,反倒不如顾寒那里,根本没什么威力可言,仅有的作用,便是隔绝旁人的神念探查罢了。

凭他的修为。

凭他的地位。

遍数整个天南界,也没人敢在这里捣乱。

鸡和狗子不算。

当日里,牧丰离开之后,小黑没能报仇,闷闷不乐了很久,重明心疼小弟,只得承诺带它捉鱼,只是以重明的脑子,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好带着小黑日日夜夜在这里蹲点,以求计无涯能够暂离片刻。

许是大道垂怜。

没等几日,便有了这个绝佳的机会。

“小黑,上!”

重明一声招呼,直接破开禁制,钻了进去。

不用它喊。

狗子跑得比它还要快。

“昂!”

似感应到了外人进来,那六条鱼龙顿时发怒,隐隐发出龙吟之声,毕竟有圣境的修为,主人不在,他们自然要守护这里。

“汪!”

一声狗子叫传了过来。

一丝淡淡的大妖气息瞬间落下!

刹那间。

鱼龙老实了。

圣境……跟小黑比,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刷!

随即。

一道黑影闪过,却是小黑顺嘴一咬,直接叼起一条被吓得身体僵硬的鱼龙。

与此同时。

重明两爪一伸,也是抓起了一条。

“走!”

眼见小黑盯着别的鱼龙,重明气得骂了一声,“别贪心,两条就够了!”

它的话。

小黑自然是言听计从,纵然舍不得,也只得放弃。

眨眼间。

一鸡一狗鬼鬼祟祟地溜了出去,似乎从未来过一般,只留下了池塘内那四条受到惊吓的鱼龙。

良久之后。

面色很不好看的计无涯回到了院中。

“罢了。”

想了想,他又是苦笑一声,“跟他置个什么气,要怪,也得怪那个……”

话未说完。

却突然发现了池塘内那几条鱼龙翻腾不停,在向他不断告状,他目光下意识一扫,瞬间傻眼了。

我鱼龙呢!

怎么少了两条!

成就了至圣之境,顾寒随即离开了静室,来到外间,刚要跟重明报喜,却见一鸡一狗偷偷摸摸地自外间飞遁进来。

狗子嘴里叼着鱼。

重明爪下抓着鱼。

“鸡爷!”

他直接傻眼了,“哪来的鱼?”

两条鱼虽然不大,可头角峥嵘,隐隐成了龙形,似乎蕴含了一丝真龙血脉,而且身上散发的气息,竟然都有七八重境的修为!

“这……捡的。”

重明有点心虚。

捡?

顾寒压根不信,这鱼一看就是异种,去哪捡?

“忙你的去!”

重明似有些心虚,“小黑这几天心情不好,鸡爷帮它抓两条鱼,让它解解馋……”

“在哪抓的?”

“那边的池塘里。”

顾寒暗暗咋舌。

暗道凌云商会的财大气粗,连养的鱼都是圣境,他觉得,身为凌云商会的最尊贵的客户,吃他们两条鱼,应该不是太过分。

看了看鱼。

他又觉得这么好的鱼,让狗子自己吃太浪费了……

“咳。”

想到这里,他一脸和善的笑,“小黑,这鱼生吃,其实没什么滋味……”

“呜?”

小黑嘴里叼着鱼,声音都变了。

“小子!”

重明一脸警惕,“别打歪主意啊,这是给小黑吃的!”

“鸡爷!”

顾寒正色道:“我是那种人么!我只是觉得小黑整日里吃些血淋淋的东西,很容易吃坏肚子,而且味道也很不好……”

“有道理。”

重明犹豫了一瞬,点头道:“那该怎么办?”

“鸡爷。”

顾寒循循善诱,“您忘了么,我那个二师兄?左央,厨艺天下无双的那个!身为他的小师弟,我耳濡目染之下,也学到了一些皮毛,不如……让我来露两手?

黑锅,尖刀。

重明自然不陌生,当日里左央在中央道宫展露厨艺时,它也在场见证过,虽然没兴趣吃,可左央的厨艺,它也是认可的。

“你真行?”

“跟二师兄比不了,只能说略懂一点!”

说着。

顾寒生怕重明反悔,直接将辛管事叫了过来。

看到鱼龙的刹那,辛管事彻底傻眼了,这两条鱼的修为,竟然比他还要高!

“去。”

顾寒直接将水晶玉牌扔给了他,“给我把这几样东西找来……”

他随口说出了几种灵药的名字。

厨艺。

他是没有的。

只是左央那枚记载了各种配料的玉符,他曾经好奇看过几眼,也记得几种灵药。

“是是!”

“尊客还请稍待!”

辛管事也不敢多问,便要离开。

他身份不算高,这核心区域也是第一次进来,根本没见过神秘的计无涯,自然不可能清楚对方养鱼的小爱好。

“锅!”

顾寒不忘记嘱托,“弄口锅来,要大点的!”

辛管事傻眼了。

锅?

这去哪找?

只是顾寒吩咐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办。

“小黑。”

说完,顾寒又是一脸和善地看向小黑,“放心吧,喝了我的鱼汤,保证你再也不想吃那些血糊糊的东西了。”

滴答。

滴答。

小黑口水已是流了一地。

辛管事的效率自然极快,只是片刻的功夫便赶了回来,将顾寒嘱咐的几种灵药带了回来,只是却没找到锅,只拿了一个两尺方圆的玉碗,还贴心地拿了几只茶盏

“尊客。”

他一脸歉意,“我……实在找不到锅。”

“算了。”

顾寒摆摆手,也不怪他,“凑合用吧。”

除了左央,要在修行界找个做饭的锅……难度不亚于找到一件道宝。

随即。

他便忙活了起来。

支锅,添水,放鱼,以及各色灵药。

辛管事很激灵,似乎猜到了顾寒要做什么,回来的时候,还带回了不少珍贵的灵泉,顾寒却觉得不够,配不上鱼龙,又奢侈地往里面到了好几瓶超凡物质。

只是一会的功夫。

两条圣境的鱼龙,放在外间能掀起风雨的珍稀异种,便化作了一锅香喷喷的鱼汤,倒不是顾寒厨艺真有多好,只是这种圣境的食材,就是不放任何佐料,照样是世间的至高美味。

香气飘散。

其中还隐隐夹杂着浓郁的法则碎片。

只是闻见味道,辛管事便觉得修为竟是隐隐有再突破一个小境界的趋势。

瞬间。

二人一狗齐齐咽了口唾沫。

唯有重明。

似乎再好的鱼汤,也勾不起它半点兴趣,径自走到一旁闭目养起了神。

顾寒暗赞。

鸡爷,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

也在此时。

墨寻和小柔正好自一处厢房内走了出来,小柔愈发水灵动人,而墨寻……走路的时候脚步虚浮,腿似乎有点打颤。

“辛苦了。”

顾寒招了招手,“今天给你补补。”

“汪!”

小黑早就馋得忍不住了,刚要下嘴时,院内的禁制波动一瞬,一名中年男子突兀地来到了院中。

计无涯。

以他的修为,轻而易举地便找到了偷鱼的元凶。

看到鱼汤。

他心里突然一痛,面色瞬间沉了下来。

来晚了!

养了这么多年,当成了宝贝一样的鱼龙,竟然……让人给炖了?

看到他来。

重明干脆打起了盹,小黑也不馋鱼汤了,求助地看了顾寒一眼。

咯噔一声。

顾寒心里一跳,顿时猜出了这鱼来路不正,眼前这人,很可能是正主!

眼见对方要发作。

他一不做二不休,连忙拱手笑道:“哈哈哈,前辈来的倒是巧,所谓来者皆是客,不妨尝尝我的手艺?”

说着。

他瞥了一眼辛管事。

计无涯刚要开口,却见辛管事将一盏鱼汤恭恭敬敬送到了自己面前。

汤色乳白。

雾气氤氲。

隐隐呈现龙形。

计无涯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虽然他觉得这么想有点对不起那两条龙鱼,可这汤……真的很香,香到他身为自在境大修,已有万余年不食人间烟火,可如今竟然生出了想要尝一口的冲动!

然后。

他下意识接过茶盏,真的尝了一口。

真香!

不知不觉。

一盏鱼汤已是被他喝了个一干二净,下意识地又看了过去,却见小黑正抱着玉碗意犹未尽地舔个不停,碗底光洁无比,连骨头渣子都没剩半点。

辛管事喝了一碗。

顾寒喝了三碗,抢到了半条鱼。

剩下的。

都进了小黑的肚子。

至于墨寻和小柔,只是一人喝了一口,便被其中蕴含的庞大精气和法则碎片补得直接晕了过去,被辛管事再次送回了房间。

“前辈。”

眼见计无涯盯着锅,顾寒笑道:“味道如何?”

“不错。”

计无涯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差远了。”

哪曾想,顾寒竟是谦虚了起来,“要是我二师兄在,这鱼汤的滋味,至少鲜美百倍!”

“你师兄?”

“恩,他是个厨子。”

计无涯:……

深深地看了顾寒一眼,他面色渐渐沉了下去,淡淡道:“鱼汤不错,你也是个聪明人,想必已经猜到我是谁了?”

顾寒点点头。

宅院的禁制他早已经观察过。

便是耿治想要这么轻松穿进来,也不可能,除非是更高一层的……自在境!

在这片区域。

甚至在整个凌云城。

有这种修为的,只有一个人。

凌云会长!

本来是顾寒最想见的人,可此时他反倒希望对方从未出现过,毕竟偷鱼被抓了个人赃俱获……就算他面皮再厚,也有点拉不下脸来。

“呵。”

计无涯冷笑一声,面色渐沉,“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吧,那鱼龙是我心爱之物,我养了无数年,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你说炖就给炖了,这笔账……该如何算?”

闻言。

小黑眨了眨眼,干脆把碗往身上一扣,躲了起来。

没义气!

顾寒暗骂。

要不……把狗子赔给人家?

噗!

也在此时。

玉碗下方露出了一条缝隙,小黑张口一吐,几枚令牌被它吐了出来,从黑色到青色,每样一枚,还都带着亮晶晶的口水。

“汪。”

小黑弱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赔鱼。

计无涯:……

他没听懂,只是看懂了,也明白,偷鱼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只狗子。

看了看令牌。

他没拿。

嫌弃口水还只是其次,主要还是觉得身为自在境大修,跟一条狗子过不去,有点失身份。

“看来前辈不是来问罪的。”

顾寒心里一松。

“哦?”

计无涯双目眯起,“何以见得?”

“前辈。”

顾寒想了想道:“以您的胸襟气魄,若是想要问罪,来的第一时间便会动手了。”

“你很了解我?”

“谈不上了解。”

他一脸诚挚道:“只是凌云商会能有今日的繁华,与前辈的手段魄力脱不开关系,您的那些生财之道,着实让人叹为观止,这样的人,又如何会因为区区两条鱼跟一个晚辈过不去?也太失身份了!”

区区?

计无涯语气一窒。

你知道那鱼龙多珍贵么!

“而且。”

顾寒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茶盏,强调道:“前辈,您也说了,这鱼汤不错,不是么?”

计无涯面色一僵。

“呵呵!”

他突然笑了起来,“罢了,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若是再跟你计较,倒显得我心胸狭隘了!不过么……下不为例!”

“前辈气度恢弘,令人折服。”

顾寒大赞。

恩?

也在此时,辛管事安顿好了墨寻和小柔回到场间,却突然看到顾寒背后湿了一片,眨了眨眼,暗中猜测顾寒可能也和墨寻两人一样,补过头了。

“不必奉承我。”

计无涯似乎觉得被他拿捏,有点没面子,意味深长道:“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

“尊客。”

辛管事忙道:“您这段时间一直闭关,倒是忘了告诉您了,如今外界都传言您贪得无厌,手段阴狠,以拾荒的名义滥杀无辜,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天南界修士的鲜血,如此丧心病狂,人人得而诛之……”

“诛杀令?”

顾寒似毫不意外,“倒像是他的风格,所以,如今的天南界,人人都想杀我而后快?”

“不能说人人。”

计无涯摆手道:“也差不多吧。”

顾寒:……

“前辈。”

他觉得计无涯是个很明事理的人,又是提起了魂晶的事,“那魂晶,不知道能否给我?”

“恩?”

“卖!”

顾寒强调,“是卖!我可以不要优惠……”

“呵!”

计无涯冷笑一声,“优惠?你那水晶令牌,可不包括这一项特权!再说了,如此大的一块魂晶,放眼天南界,便是那忘情宗,也找不到第二块来!价值多少,你应该很清楚!想要的话,去拍卖会!”

“前辈。”

顾寒想了想又道:“我这里,有一条生财之道,想送给您。”

“呵!”

计无涯又笑了,笑得很不屑。

生财之道?

这世上,还有比我更会做生意的人么?

论做生意,论赚钱,他计无涯认第二,还没人敢认第一,正如左央对自己的厨艺一样自信!

“前辈!”

顾寒正色道:“我这个办法,能让您手中的令牌,价格至少翻一倍还要多……”

说着。

他传音了几句。

起初。

计无涯很不屑。

然后。

他的表情就变了。

看向顾寒的眼神里满是惊叹,还有一丝……不齿。

果然!

玉符里说的不错,这小子就是个没下限的,这哪叫生财之道,这叫歪门邪道还差不多!

当然。

不齿归不齿。

他承认,他也心动了,“法子不错,可以试试!”

“不过……”

他话锋一转道:“如此一来,那些人就要成了穷光蛋了,若是让他们知道是你出的主意,怕是杀了你都是轻的!”

“前辈。”

顾寒突然问道:“您觉得,我若是现在走出去,会怎么样?”

“死。”

“我求饶呢?”

“也得死。”

计无涯嗤笑道:“没人比我更了解这些人是什么德性了,你敢迈出凌云城一步,必死无疑!拾荒,滥杀……不过是个借口罢了,其实你真正的罪过,就是没跟那个牧丰妥协,仅此而已。”

顾寒面无表情。

他跟牧丰,永远没有妥协的可能!

“所以。”

他笑得有点冷,“他们都想让我死了,我只是让他们损失点钱而已,是不是很仁慈了?”

薅!

使劲薅!

全都薅秃了,薅得一根毛都不剩!

“……”

计无涯一脸无语。

他突然觉得顾寒很可怕,虽然修为低了点,可胆大,心细,聪明,更重要的是没下限,得罪了顾寒的人,恐怕都没有好下场!

“前辈。”

顾寒又道:“现在,可以把那块魂晶卖给我了?”

唤醒千夜,他一刻都不想多等了,而且若是走拍卖的流程,价格贵了许多不说,说不定还会生出诸多波折来。

“……”

计无涯思忖了片刻,点头道:“罢了,主意虽然损了点,可确实是能赚钱的,魂晶,可以卖给你。”

“半价?”

顾寒眼睛一亮。

“原价!”

计无涯没好气道:“若是我将它分开,放在拍卖会上,这价格,至少能翻一番!原价给你,已经是亏了大钱了!”

奸商!

顾寒腹诽。

“前辈。”

想了想,他又问道:“魂晶,真的只有这么多了?”

“你以为呢!”

计无涯连连摇头,“这魂晶稀少难寻,我手里这块,已经是天南界最大的了,连忘情宗都没有。若是想要更多,那便只有去昆凌遗府了!事实上,这天南界内的魂晶,有一半都来自那里!”

“昆凌遗府?”

顾寒想了想,好奇道:“那里面到底有多少魂晶?”

“很多。”

计无涯似看出了顾寒的意图,“比你想象得多!只不过,看在你那个主意的份上,我给你个忠告。”

“什么?”

“别出凌云城一步。”

“……”

顾寒没说话。

这个忠告,说跟没说一样,他不可能一辈子待在这里。

计无涯也不再多说,能给出那句承诺,他对顾寒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听与不听,还在顾寒自己。

“稍后。”

他看向一脑子雾水的辛管事,“你去找耿治,把那块魂晶取来,就说是我的命令。”

言罢。

他身形一晃,再次消失不见。

临行前。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小黑。

自今日起,布禁,防狗子!

“尊客。”

见他离开,辛管事傻傻地问道:“这位是……”

“你不认识?”

顾寒有些奇怪,“那不是你们会长么?”

“啊?”

辛管事瞬间傻眼,“会……会长?那……那鱼……”

“他养的。”

“尊客!”

他肃然起敬,“您和会长什么关系,他竟然把这么珍贵的鱼送给你……”

“不是送。”

顾寒面无表情,“是偷的。”

说着,他又是狠狠瞪了一眼小黑,若不是打不过它,都有当场把它摁在锅里炖了的心思了。

扑通!

辛管事瞬间瘫坐在地。

我……当着会长的面,吃了他的养的鱼,还是偷来的?

将令牌给他。

顾寒又是嘱咐了几句,再次回到了静室内。

看着那枚金印。

他轻轻叹了口气。

千夜。

这次,你可一定要醒过来!

“恩?”

也在此时。

他看到了意识空间极深处,那枚静静悬浮的青灰色剑符。

心念一动。

那枚质地古朴的剑符轻颤一声,瞬间落在了他手中,先前,这剑符吸收了他一缕鲜血,认定了他剑首的身份之后,便以这种方式留在了他意识空间内,而自从接任剑首之职以来,他从未好好观察过剑符。

也在此时。

重明感应到了剑符的气息,自外间走了进来。

一时间。

一人一鸡谁都没有说话,眼中俱是露出一丝追忆和伤感之色,似又回想起了那道身穿白衣的伟岸身影。

“鸡爷。”

片刻之后,顾寒突然开口道:“诛神阵的那个神将,应该还活着吧?”

“你要干什么!”

“……”

顾寒没说话,眼睛渐渐眯起。

“小子!”

重明正色道:“以现在你的实力,想都不要想!他让你接任剑首,可没打算让你报仇!算起来……你应该算是玄天剑宗最后的剑首,也是最后的传人了,你在,玄天剑宗就在,你死了,玄天剑宗也就彻底亡了!”

“好好活着,别让他的愿望落了空!”

“鸡爷。”

顾寒叹了口气,“您偷鱼的时候,可没想让我好好活着,要不是这位会长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今天。

不但要把狗子赔进去,说不定还要搭上一只鸡!

“咳……”

重明有点尴尬,“好好看看这剑符,玄天剑宗所有的神通和秘法都在里面,对你或许有点用。”

收起心绪。

顾寒便细细地研究起那枚剑符起来。

作为剑首。

他自然早已炼化剑符,与之心意相通,很快就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

事实上。

作为剑首身份的象征,仅次于一字剑碑的第二大重宝,这剑符自然不会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像法宝。

却又跟普通的法宝有所区别。

寻常法宝,根本无法收纳到意识空间中,就连他的黑剑,也不能。

“恩?”

一番检查下。

他却发现了这剑符的另一个不凡之处,除了质地极为坚硬之外,剑符内竟然有一方广袤无比的空间,边缘处,似有无尽混沌生灭一般,不论大小还是坚韧程度,都远非储物戒能比的,真要对比……

倒是跟龙鉴内的那方小世界,很像很像!

纵然是他。

自忖也根本难以破坏分毫!

“道宝?”

他突然想到了肖阳先前说过的话,“不对……好像还缺了点什么。”

跟龙鉴比。

这剑符内的空间似乎并未完全进化,至少那龙鉴是能把人收进去的,这方空间却不能。

“道宝什么的。”

“鸡爷不知道。”

重明摇摇头道:“其实这玩意一开始其实就不是个法宝,不过当年那个傻子随手拿来糊弄人的而已,只是在你之前,那些剑首不停地用自身剑意温养,渐渐的这东西也就生出了灵性,最后到了小云手里,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了。”

“……”

顾寒不说话了。

他早已听肖阳说过,道宝的生成,可遇不可求,后天生成的道宝,更是几乎没有!而能以剑意温养,将一件普普通通的凡物生生变成一件接近道宝的存在……那些剑首的剑意,到底有多强,有多惊艳!

还有……

能承受住那些剑首的剑意。

这剑符本身的质地,又该有多坚硬!

“鸡爷。”

他有些好奇,“打造这剑符的材料,祖师从哪里弄来的?”

重明斜眼看着他,反问道:“你觉得呢?”

顾寒眨了眨眼。

这剑符呈现青黑之色……看起来有点像石头。

“该不会……”

他咽了口唾沫,“是剑碑?”

“眼力不错。”

“怎么弄下来的?”

“砍下来的!”

提到这个,重明就来气,“就是那个傻子干的!都没跟鸡爷商量一下!因为这事,鸡爷气得三年睡不着觉!”

顾寒:……

狭隘了狭隘了!

原来祖师才是深藏不露!

按下心中的敬佩。

他将一直放在重明那里的半截红尘剑,金色玉符,鬼医给的令牌……这些他觉得很重要的东西,一股脑全放到了剑符内的空间,毕竟储物戒装东西,不保险,远比不上这枚坚硬至极的剑符。

做完此事。

他突然对那位祖师,以及其余八位剑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又是细细观看起剑符内的秘法神通来。

不多。

只有十余种。

只不过。

这里收录的剑道法门,俱是经过每一任剑首精心挑选的,以他们的眼光,能放到剑符中保存起来的,自然都是世间最顶尖的剑道法门,随便一种流传出去,都能让世间无数剑修为之疯狂!

除了这些。

便是九任剑首和那位玄天祖师各自领悟的剑意了。

最上面的。

便是那位玄天祖师所修的剑道。

笨剑!

入眼便是这两个字。

顾寒嘴角扯了扯,“笨剑,这名字倒是……”

他觉得。

这名字有点草率,也有点难听。

“很奇怪么。”

重明翻了个白眼,“叫笨剑,是因为那傻子真的很笨,资质不行,还是个一根筋,别人对着剑碑,多少都能悟出点东西来,就他一个,差点抱着剑碑睡觉了,也没能悟出个屁来!”

“不可能!”

顾寒根本不信,“要是没悟出东西来,祖师怎么可能连剑碑都能斩断?”

“模仿啊!”

重明想了想,“悟不出来,他就想了一个很笨的办法,那便是模仿那剑痕的出剑轨迹,然后日日练,夜夜练,不知道练了多少年,不知道挥出了多少剑……才堪堪学会了一剑,当然了,也只学会了这一剑。”

了不起!

顾寒肃然起敬。

和重明相反。

他非但不觉得那位玄天祖师资质不行,反倒深深为对方的毅力所折服。

虽然只有一剑,可练上千年,万年,挥剑十万次,百万次,练到这一剑成了本能,练到这一剑的极致……那这一剑,就是无敌的!

“祖师他……”

“真是大器晚成的典范!”

他突然觉得笨剑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难听了,“笨剑……这名字取得太好了!”

“是么?”

重明有些得意,“也是鸡爷取的。”

顾寒;……

草率了!

真正深藏不露的,原来是鸡爷!

“鸡爷,您到底什么来历?”

“忘了。”

“神通呢?”

“有的是自创的,有的是突然想起来的。”

“比如……”

顾寒心里一动,好奇道:“那招大威天龙?”

“那个么……”

重明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之色,喃喃自语,“好像是跟小虫学的,还有那招大威焚天,是跟小鸟学的……”

“它们……”

“死了。”

重明眼中突然闪过一丝伤感之色,“都……死了。”

唉。

顾寒叹了口气,也不再问。

“对了。”

重明想了想道:“你那个师姐,她身上好像有小鸟的气息。”

顾寒心里一动。

他已是知道,凤汐跟传说中的始凤有很大的关系。

莫非……

他眨了眨眼。

鸡爷说的小虫,小鸟……该不会就是祖龙,始凤吧?

嘶!

那这得活了多久?

还是狭隘了!

看来鸡爷……也是只有故事的鸡!
“说起来。”

重明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当年也有一个倒霉蛋去到了玄天剑宗,修为低得一塌糊涂,真不知道是怎么去的,而且那家伙是个榆木脑子,若不是小云见他心诚,点拨了他两句,他差点就要放弃剑修的身份了。”

“他是谁?”

“姓……原?”

重明眨了眨眼,有些不确定道:“是不是这个姓来着,鸡爷忘了,都多少年了,要不是因为小云,鸡爷都记不起有这么个人。”

顾寒:……

可不么!

您就只记得狗子和偷鱼!

随即。

他又感慨了起来。

世间剑修茫茫多,能有福气得到云剑生指点的,寥寥无几,这位无名剑修,无疑很幸运。

收起思绪。

他又继续看了下去。

能担任剑首的,自然俱是万中无一的剑道奇才。

譬如第二任剑首。

他所悟的元磁剑,乃是寻找一种世间罕有的元磁场域,以元磁之力纳入自身,练到极处,自成元磁剑域,一念天涯,一念海角,出剑之快,根本让人捕捉不到,与他的极剑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再如第五任剑首。

所悟得的星辰剑意,以漫天星力为引,化作手中之剑,练到极处,一剑便是万剑,万剑又可归一,与他的化剑极为相似。

再如第八任剑首。

所悟得的重剑之法,携带无尽伟力,练到极处,意有多重,剑便有多重,一剑落下,星辰陨灭,虚寂崩碎,与他杀剑的路子,隐隐有几分相似。

看到这里。

顾寒若有所悟。

剑道一途。

分为法和意。

前者是技巧,后者是根本,缺一不可。

譬如大衍剑经。

极,化,杀,剑体,剑魂,便是法,他的人间意,便是意,只是法和意之间又没有特别明显的界限,有意无法,算不上剑修,有法无意,连入门都做不到,二者之间,最终是要殊途同归,彻底融为一体,不分彼此的。

事实上。

这也是世间剑修如此稀少的原因。

能悟到意的存在。

哪个不是天赋异禀,悟性奇高之辈,这样的人,便只是当个厨子,也是出类拔萃,极为耀眼的存在,没必要非得去当剑修。

收起感慨。

他接着往下看。

却是到了云剑生的自然剑意。

万物苍穹。

皆可为剑。

包容之广博,剑意之宏大,甚至还要胜过他的人间意,杨易的红尘意不少。

且前面八任剑首的剑,他都能隐隐学到东西,唯独这自然剑意,乃是云剑生在特殊经历和特殊心境之下悟得,除非他将云剑生的经历复制一遍,否则便是有心想要学习,也根本做不到。

他轻叹了一声。

如此逆天的剑意,若是大成,该是何等的璀璨夺目。

可惜……

只是昙花一现,再也看不到了。

……

计无涯小院。

池塘前。

看着仅剩的四条惊魂未定的鱼龙,计无涯心中又是一阵心疼,觉得只是减掉顾寒两成的分成,还是有点太仁慈了。

也在此时。

耿治的身形落在了他身后。

“给他了?”

计无涯问了一句。

“给了!”

耿治有些奇怪,“会长,你在外面设那么强的禁制做什么,进进出出的多不方便,天南界里,还有人敢来这里捣乱?”

“……”

计无涯无语。

防的不是人,是狗子!

“你别管了。”

他也不多解释,“让你办的事如何了?”

“已经去做了。”

耿治道:“凭咱们的人力财力,再加上你出手,弄出一座七成相似的昆凌遗府不难,只要不凑近了看,除非灵涯上人亲至,否则大概率是看不出破绽来的……只是,这主意太损了,会长,如此一来,那些人都变成了穷光蛋,会不会因此记恨上我们商会?”

“跟我有什么关系?”

计无涯摇头道:“我只需赚我的钱就行了,出头鸟,自然由他来当,那些人的怒火,自然也由他来承担。”

“啧啧。”

耿治感慨不已,“不得不说,这小子是个狠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不过这一点,那天云会长只字未提,倒是有些奇怪。”

“不管他了。”

计无涯吩咐道:“主意是他出的,想赚钱,不担风险怎么行,去好好准备拍卖会便是。”

“也好。”

耿治点点头,便要离去,只是目光随意一扫,却是惊咦了一声,“会长,你的鱼龙怎么少了两条?”

闻言。

计无涯面色一僵,“跟你没关系!”

耿治语气一窒,没好气道:“当然跟我没关系,你养的鱼龙,便是炖了煮了也都由你,我为何要操这份心!”

言罢。

他身形一转,直接离开。

经他一提,计无涯突然想到了那盏鱼汤的滋味,下意识地又是看向那些鱼龙,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

这些鱼龙。

养着只是用来观赏,是不是暴殄天物了?

炖?

煮?

不知道……拿来烤,味道如何?

突然间,他脑海里闪过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

静室内。

顾寒和重明犹自交谈,外间传来了辛管事恭敬的声音,“尊客,那魂晶已经取来了。”

重明好奇道:“要救你那个朋友了?”

“恩。”

顾寒点点头。

“哪呢?”

重明瞪着大眼睛,瞅来瞅去,一脸狐疑道:“鸡爷怎么看不到?”

以前在笼子里。

现在在金印里。

顾寒暗暗腹诽,鸡爷您虽然是重瞳,可比我家阿傻还是差了点,她都能看到千夜。

三言两语。

便将重明打发了出去。

随即,辛管事进来,送上了令牌和那块幽黑的魂晶。

令牌内。

积分足足少了一百五十万!

“这么贵!”

顾寒心疼不已。

他心中暗暗祈祷千夜能彻底苏醒,否则他这点积分,真换不来多少魂晶。

随即。

他打发了辛管事出去,手握魂晶,缓缓闭上双目。

轰!

刹那间!

一道精纯无比的魂力瞬间涌进了体内,只是沾染了一丝,他的修为便有破开圣境,迈入羽化境的趋势,只是他不敢吸收半点,心念牵引着魂力,不断朝金印上落了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

那颗半拳之大的魂晶,已是彻底消失不见。

声音落下。

金印轻颤一声,一道黑影重新出现在了顾寒意识空间内,再次化作了千夜的身影,虽然跟顾寒第一次见到他时相比,身形依旧很透明,也很虚弱,可他却是真真正正再次苏醒了过来。

而这次。

迎接他的不是笼子,也不是剑意,而是顾寒欣最真诚的问候。

“千夜,欢迎回来。”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AOS59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3107698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oping58.com/5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