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停提现和转账,为何网商银行主动与支付宝“切割”?

众所周知,网商银行与支付宝“本是同根生”,大股东均是蚂蚁集团。自成立以来,网商银行便“深度绑定”支付宝,借助支付宝的支付数据和引流,实现客户转化和业务派生。如今与支付宝“切割”,暂停提现和转账,或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网商银行部分业务的发展。

4月20日,网商银行发布公告称,自2022年4月21日起, 该行将逐步暂停支付宝提现或转入网商银行Ⅱ类账户相关业务,同时网商银行Ⅱ类账户将仅支持本人绑定银行账户转入。

如果商家需将支付宝余额提现,并转入网商银行,可以先提现至本人的其他银行卡,再从该银行卡转账至网商银行。目前,收钱码商家将支付宝余额提现至银行卡,是无需支付手续费的。

业务的调整,意味着原先“借道”网商银行实现免费提现的方式已不复存在。

而在此次业务调整之前,用户将支付宝余额中的钱转入网商银行是免收手续费的,这部分手续费主要由网商银行“买单”,资金转入网商银行后,再通过网商银行提现到自己名下银行卡,如此一来,相较于直接从支付宝提现至银行卡,省下一笔手续费。

事实上,自成立以来,网商银行的多项业务便与支付宝平台“深度绑定”,依托于支付宝的支付数据和庞大的客户流量,网商银行早期成长明显。此番主动与支付宝“切割”的背后,或是不得不为之。

与支付宝“切割”,暂停提现和转账

作为蚂蚁集团生态闭环中的网商银行,一举一动备受市场关注。

一直以来,支持支付宝大额免费提现是网商银行账户的一大优势,其在官方介绍中也表示,账户优势包括便捷转账,如可转到支付宝、银行账户,免跨行手续费,单笔最高可转100万等。

如今,网商银行此前提供的“免费过桥”服务已不复存在,此举或是与近年来不断加强对II类账户监管有关。

时间追溯至2016年,当时央行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落实个人银行账户分类管理制度的通知》表示,将银行账户分为三类,每一类的开户方式和功能及转账金额都有相应的要求。其中,开立I类户必须银行工作人员现场核验身份信息;银行工作人员未现场核验身份信息的,存款人仅可开立Ⅱ类户或Ⅲ类户。

时隔两年后央行在2018年又发布《关于改进个人银行账户分类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规定“银行的Ⅱ、Ⅲ类户不能直接从支付账户入金”。

上述政策对于网商银行来讲,将造成一定影响。像网商银行这种互联网银行,由于线下网点只允许设立1个,因此,客户的账户基本为Ⅱ类账户,而这类账户与支付账户的出入金问题由来已久。

值得注意的是,近一两年来,围绕蚂蚁集团的整改正在有序进行。此次暂停余额宝转入网商银行除了监管外,是否与蚂蚁集团主动调整生态内各项业务的“深度绑定”有关暂不可知。

自 2020 年 11 月蚂蚁集团暂缓上市以来,监管已对其进行了三轮约谈。最后一次是2021 年 4 月 12 日,其中有细则是纠正支付业务不正当竞争行为,在支付方式上给消费者更多选择权,断开支付宝与“花呗”“借呗”等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纠正在支付链路中嵌套信贷业务等违规行为;严格落实审慎监管要求,完善公司治理,认真整改违规信贷、保险、理财等金融活动,控制高杠杆和风险传染。

紧接着,2021年11月,蚂蚁集团宣布,借呗已启动品牌隔离工作,由蚂蚁消费金融公司提供的服务会继续显示“借呗”品牌,而银行等金融机构独立提供的信贷服务则会在“信用贷”页面展示,显著标识出金融机构信息,与“借呗”品牌相区隔。

显然,当前的蚂蚁集团正在严格落实监管,调整生态体系内的各项业务,以达到符合监管要求。

蚂蚁集团的生态闭环,

网商银行与支付宝“深度绑定”

网商银行的前身“脱胎于”阿里小贷。

网商银行的前身是阿里小贷,其产品包括阿里信用贷款、网商贷、淘宝信用贷款、订单贷款等。在2014年8月由阿里巴巴集团和蚂蚁金服达成的全新的股权和资产购买协议中,阿里集团将中小企业贷款业务资产出售给蚂蚁金服。

2014年9月,网商银行正式成立,成立后的网商银行借助大股东蚂蚁集团的资源,与支付宝“深度”绑定。

与传统银行不同的是,网商银行在成立之时便是主要为淘系商家(新零售)、线下小微商户(码商)、农村用户提供金融服务。

时至2017年,网商银行加大对新零售以及码商业务的投入,再次出现新动向。基于蚂蚁金服生态推出“多收多贷”产品,在支付宝收款码的流水数据基础上为线下小微商户提供小额金融贷款,这意味着商户贷款额度与支付宝收款码流水成正比,支付宝线下收款码收款越多贷款额度越大。

显然,多收多贷产品主要依赖支付宝的收款码,以获取丰富的客户资源,截至2017年末,该产品已服务超过100万小微客户。

无独有偶,余利宝同样依托于支付宝,是面向个人、小微企业和小微经营者的现金管理产品。截至2017年末,“余利宝”累计服务客户675万户。

正如网商银行在2017年年报中所言,利用阿里巴巴B2B、淘宝、天猫、蚂蚁金服支付宝等平台上客户积累的信息,像这些通常无法在传统金融渠道获得贷款的小微客户发放小额贷款。

众所周知,支付宝作为支付工具,有商家和个人的支付数据,通过支付数据可以得到贷款者清晰的画像,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中小微企业客户质量问题,有利于网商银行衡量贷款客户的资质,实现风控。

此外,支付宝背后的数亿客户资源同样能为其提供转化,如今在支付宝平台上,依旧可以看到网商银行的身影。

据其年报显示,自开业以来,截至2017年末,网商银行已累计为571万小微企业和个体经营者提供服务,户均贷款余额2.8万元。官网数据显示,截至当前,网商银行历史累计服务的小微企业和小微经营者客户数量超4000万户。

沈国军、史玉柱、郭广昌等

资本大佬加持网商银行

作为互联网银行之一的网商银行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背靠众多豪华股东。

时间追溯至2014年9月,彼时银监会宣布,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已全部获准筹建,网商银行便位列其中。

2015年6月,网商银行正式开业,由蚂蚁集团发起,还包含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宁波市金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上海复星工业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杭州禾博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及金字食品有限公司6名股东。据企查查显示,上述六名股东分别持股30%、26.78%、19.48%、15.22%、4.87%、3.65%。

而这六名股东的背后分别是蚂蚁集团、万向集团鲁伟鼎、中国银泰投资沈国军、上海复星郭广昌、金字火腿施延军、杭州禾博士电子商务史玉柱,可见其股东阵容之强。

万向集团、银泰投资、金字火腿均是浙江本土企业,与蚂蚁同为浙商;而郭广昌、史玉柱与马云更是相识多年的好友。显然,网商银行的股东与马云关系匪浅。

在一票资本大佬的加持之下,网商银行的业绩在民营银行中处于中上游,仅次于微众银行。

据网商银行财报显示,2016年—2020年,该行净利润分别为3.16亿元、4.04亿元、6.58亿元、12.56亿元、12.86亿元。而据微众银行财报显示,2016年—2020年,该行净利润分别为4.01亿元、14.48亿元、24.74亿元、39.5亿元、49.57亿元。

数据显示,网商银行净利润2017年—2019年同比增速分别为27.85%、62.88%和90.79%。与前三年相较,该行2020年净利润增速大幅下滑,仅同比微增2.39%。而微众银行2017年—2020年增速分别为261.1%、70.86%、59.66%、25.49%。

对于网商银行2020年净利润增速放缓的原因从其年报中便可看出端倪,其2020年资产减值损失为35.97亿元,同比增长117.47%,增超1倍的资产减值损失拖累网商银行的净利润。

此外,规模的快速扩张叠加疫情的影响,网商银行的不良率从2019年末的1.3%升至2020年末的1.52%。这样的不良率已经超过大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了。

总资产规模高速扩张下,再加上网商银行缺少负债端的优势,势必通过资产端的高定价来获取客户,而高定价获取的客户显然是被多数线下实体银行挑剩的,这对于网商银行风控才是挑战。

本文源自环球老虎财经app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AOS59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3107698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oping58.com/176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