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元包词曲制作?“闲鱼卖歌”能挣钱吗?

原标题:220元包词曲?闲鱼音乐人能靠“卖歌”养活自己吗

万万没想到的是,与“音乐”完全不搭边的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入驻了越来越多的音乐人。有在专业音乐院校读书的大学生,有一直从事配乐工作的音乐人,也有全职“卖歌”的音乐爱好者……一首歌包词曲制作最低或仅需220元,有入驻一年半,收入五位数的,也有的一天就能接到6000元的单子。如今,很多闲鱼平台上的做歌“枪手”开始受到关注。蜗居在这个隐秘的角落里,他们为着自己的音乐理想艰难前行。

上个月,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了《2022全球音乐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在2022年的十大音乐市场中排名第6,超越了韩国。只不过,中国音乐人的音乐收入仍处于偏低水平。此前,在《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中,显示有52%的音乐人没有音乐收入,22%的音乐人月收入占比不足2000元。那这些在闲鱼上“卖歌”的音乐人,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养活自己吗?对此,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了多位不同身份的闲鱼音乐人,以及著名音乐人、乐评人,和他们聊了聊幕后的故事。

十大音乐市场中国排第六 但中国音乐人收入仍偏低

3月22日,代表全球录制音乐产业的行业组织IFPI(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了《2022全球音乐报告》。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音乐产业总收入达到259亿美元,同比增长18.5%,超过了1999年的241亿美元。

《2022全球音乐报告》还显示,中国已经结束了连续3年位列全球第7的局面,在2022年的十大音乐市场中排名第6,超越了韩国。中国录制音乐从十年前的百万美元的规模发展至如今的10.59亿美元的规模,已是全球第六大音乐市场,且增长率在30.4%,成为前十强里增长率最快的国家,市场体量和潜力不容小觑,其中,流媒体已经处于全球前三的位置,仅次于美国和英国。

有观点认为,下一个十年,中国音乐市场在产业成熟化的进程中,凭借庞大的市场体量,超越第5名的法国已是早晚之事。

20元包词曲制作?“闲鱼卖歌”能挣钱吗?"

据图虫创意

可是在《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中显示,2020年,中国音乐人来源于数字音乐平台或短视频直播平台的收入呈现上升趋势,但目前音乐人的音乐收入仍处于偏低水平。数据显示,有52%的音乐人没有音乐收入,24%的音乐人的音乐收入占总收入的5%以内。

记者发现,对比2019年发布的《2019中国音乐人报告》,有47%的音乐人月收入不足2000元,而《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2020年只有22%的音乐人月收入占比不足2000元,相比2019年,音乐人收入水平有所上升。受到疫情的影响,2021年音乐人的收入肯定不会特别好。很多音乐人在实现自己梦想前,首先要让自己能有较为稳定的收入。(这份报告是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张丰艳教授携工作组对来自40多个城市的音乐人进行调研与采访,同时配合104位音乐人的深度采访,最终回收3174份有效问卷进行研究分析得出的结论。)

闲鱼卖歌 做歌“枪手”399元包词曲且不保留著作权

于是乎,与“音乐”完全不搭边的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有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入驻,成为做歌“枪手”。记者发现,在闲鱼平台上很多音乐制作人以低价、快速等特点招揽做歌生意,甚至有的声称“399元包词曲并且不保留著作权。”

闲鱼并非职业的词曲交易平台,也并未设置专业认证的门槛,因此,来闲鱼上“卖歌”并不需要复杂的流程。记者观察,其中有自称星海音乐学院、伯克利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等专业院校在读的学生,也有以工作室命名的相对专业的音乐人,也有因为热爱音乐行业而入门写词的非职业者。

闲鱼音乐人“今天还要写歌”是四川某高校的学生,从去年9月正式进入,已经在闲鱼“卖歌”超过半年。“我觉得利用自己的特长,然后可以赚一些零花钱。”虽然“卖歌”时间不长,但是“今天还要写歌”关注这个行业有一段时间。“起初不知道怎么去跟卖家沟通音乐怎么做,后来随着自己在这方面的技能越来越熟练,就慢慢开始做自己的音乐。”据他介绍,自己是玩说唱的,第一单自己赚了80块。“涉及到一首歌的话,无非就是作词、作曲、编曲这三个服务。作词这一块,个人就两三百元,公司就五六百元;作曲的话也差不多,基本上不超500元;编曲要高一些,500元起步,1000元、1500元都有。”

20元包词曲制作?“闲鱼卖歌”能挣钱吗?"

闲鱼音乐人售歌页面

在闲鱼这个平台上,一首歌曲的制造流程被清晰地拆分开来,每一项流程也被明码标价。填词、写词的价格在50元到100元之间,作曲的价格在200元到300元左右,编曲因为会应用到各种设备,入门也有一定的门槛,所以价格相对更贵,在500元到1500元之间,包括后期的录音、混音、母带处理等,整体算下来,一首歌的价格在几百块到上千块钱不等。

记者了解到,在闲鱼上“买歌”的人身份多种多样:有为了完成期末作业的学生;有谈恋爱或者分手要写给对方的年轻人;有艺人经纪公司或者MCN机构;也有专门收歌按照比例抽成的中介机构。“闲鱼上大多数买家用途是自娱自乐,完成梦想。我记得接过一单是一名年轻的癌症患者制作一首歌曲鼓励病友,非常励志。”闲鱼音乐人“一往琴深”告诉记者。而闲鱼音乐人“等待歌多”也表示,“前几天有位女生要求做一首有关疫情的歌曲,我二话没说,不仅以最快的速度把歌曲制作出来,而且没收她一分钱。”

闲鱼音乐人能通过“卖歌”养活自己吗?

通过观察与采访,记者发现在二手交易氛围更为浓厚的闲鱼,前来买歌的买家更看重的是作品的价格。闲鱼上的音乐人,为了更好的生意只能拼低价。部分卖家为了将作品更快卖出去,将价格越压越低,但是并不会保证质量,追求质量的音乐人被迫卷入这场价格战中,也只能无奈压低价格。

那音乐人能够依靠闲鱼的收入来养活自己吗?闲鱼音乐人“一往琴深”称自己毕业于星海音乐学院,在闲鱼之外,他制作电影配乐,最高的一次收入是40000元,但他依旧在闲鱼上卖歌。“一个月大概30单,入门价格每单360元,价格最高的一首歌收费900元。”在他看来,闲鱼价格普遍偏低。“作为客户拓展,发展低端客户成为高端客户是不错的选择。闲鱼价格让音乐人的付出与收获无法形成正比,虽无法养活自己,但因为渠道的扩展需要会坚持下去。”

还是大学生的闲鱼音乐人“今天还要写歌”直言这虽是副业,但他坚信靠“闲鱼卖歌”养活自己很轻松。“我有时候一天就可以接6000元的单子,而且我本身也喜欢自由轻松,所以只要你愿意去做,钱是能赚到的。”记者了解到另一位音乐人有自己的工作室,相对更专业,除了填词之外,他可以提供作曲、编曲及后期录音混音的服务。平均算下来,他每个月为闲鱼的买家做10首到15首歌曲,收入大概是万元左右。

而对于填词人火山而言,入驻到闲鱼有近两年的时间,写了上百首歌词,“一年半的收入在五位数左右,很难养活自己。”红星新闻记者还了解到,除了制作歌曲之外,有一些音乐院校的毕业生或在读生,会售卖讲述乐理知识的网课,为一些初学者提供购买教材的建议。

20元包词曲制作?“闲鱼卖歌”能挣钱吗?"

闲鱼音乐人主页截图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接触到的绝大多数闲鱼音乐人,都对署名权持无所谓的态度。“我12年来创作的歌曲总计3000首左右,在早期的时候还是比较看重,后来创作多了,自然而然就对版权这一块不再眷恋,作为客户来说意义会更重大些,所以一般会赠送给客户。”闲鱼音乐人“一往琴深”坦言道。记者了解到,填词的话300~500元就能买断,而编曲是没有署名权的。“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一次性交易、又是买断的形式,也很少会在作品上署名,确实很像枪手。”一位闲鱼音乐人告诉记者。

这也意味着,哪怕这首歌最后成了火爆全网的神曲,都与创作这首歌的闲鱼音乐人无关,能拿到的也只有最初交易的几百上千元钱。

业内声音:有需求就有市场,音乐人为自己找到早期生存的出路

针对“闲鱼卖歌”这一越来越普遍的现象,记者采访了多方音乐人、乐评人及唱片公司,他们纷纷表示,有需求就有市场。“许多闲鱼上的顾客要求并不高,而且随着音乐制作门槛的降低,很多有一技之长又有商业头脑的就会在闲鱼等平台接收订单,帮别人制作歌曲,这其实无可厚非。”某唱片公司资深企划小宇(化名)告诉记者。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著名音乐人、阿修罗乐队主唱泰然直言,只要能把音乐人的这种能力嫁接上去,他觉得任何平台都是可以的。“现在音乐制作的门槛越来越低,以前我们做一首歌,进录音棚录制至少是几万、十几万。现在很多设备包括软件,大家在家就能制作,我觉得是好事。任何行业都是一个金字塔型的,大家现在更多看到的是处在这个行业顶端的艺术家和音乐人,其实底层的音乐人更多。只有底盘越来越大,塔基越来越稳,金字塔才能造得越来越高。”

“因为疫情演出取消了很多,综艺节目也不是谁都能上,对于音乐人而言,必须得有收入。你说做直播,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直播带货同样也有很多的限制。所以我觉得通过‘闲鱼卖歌’这种方式提供这样的服务无可厚非。大家给自己找一些早期生存的出路,我还挺佩服他们的。”著名乐评人卢世伟告诉记者。至于这样的方式对音乐本身是否有帮助,卢世伟表示,“不好说,重要的是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提供的服务,质量会怎么样?而且需要的是有足够多的作品,我们才可以对这种服务做出一个整体的判断,不排除很有才华的音乐人在其中。”

卢世伟经常给一线歌手收歌,他透露并不是只去找那些大牌制作人、词曲家,也会海量地从很多不知名的创作者中搜寻好作品。“对于唱片公司和音乐人,他们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找到好作品的渠道,包括‘闲鱼’,现在也是音乐圈比较流行的热门平台。因为它的目标人群很集中,大家愿意大海捞针,在这个平台上寻找自己欣赏的东西。有时候说不定灵光一现,就有好歌曲涌现。”卢世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频陷抄袭的歌曲 实际上是大家都在用同一个套路

在与多位闲鱼音乐人的交流中,记者了解到,在闲鱼上有些声称快速出歌的卖家实际上存在抄袭的嫌疑。“一些商家会让买家提供几个自己心仪的歌曲,然后再以此为模版来制作,多少会出现旋律雷同的现象。但是你全部照搬买家提供的东西,我的定义就是抄袭。同样,你将歌曲的一些东西,很契合的把自己的方式融入买家提供的思路中,我觉得是可以的。”闲鱼音乐人“等待歌多”告诉记者,毕竟每个人的水平不同,抄袭现象在所难免。

“其实流行音乐中音阶重复是很常见的现象,很多歌曲创作者并没有抄袭的本意甚至从未听过‘被抄袭’的歌曲。从一个成熟创作者的角度上而言,抄袭的难度要比原创的难度更大,所以大部分所谓‘抄袭’都是哑巴吃黄连。”闲鱼音乐人“一往琴深”坦言道。

20元包词曲制作?“闲鱼卖歌”能挣钱吗?"

闲鱼音乐人截图

记者发现,此前很多爆火的“抖音神曲”也陷入抄袭的质疑。比如《白月光和朱砂痣》,这首歌被众多网友怀疑抄袭了日语歌曲《夕日坂》《知足》《爱的魔法》《暖暖》《勾指起誓》等13首歌曲。另外,此前大火的《离人愁》,也被曝出缝合抄袭了《山外小楼夜听雨》《半城烟沙》《清明雨上》《红尘客栈》《烟花易冷》等多首歌曲的旋律。B站UP主“特别厉害的祈奕翔”只用了半小时,创作了TMEA十大热歌之一《踏山河》同款《踏黄沙》。他提到,曲子只是用万能和弦套路“4536251”与“4536256”循环,再叠加鼓点、低音贝斯等简单的节奏;在作词时不考虑逻辑,用“风沙、悬崖、策马”等古风感词汇堆砌。最终这支视频播放量突破300万,弹幕中全是“我悟了”。

对此,卢世伟表示,“严格的按照抄袭的规定去对比,是法律层面的问题。音乐创作上很多时候都是有套路可循,有时候大家常常说到一些抄袭,无非是大家都在用同一个套路。严格意义上来讲,是不能归到抄袭的范畴当中去的。”泰然也持相同看法,“很多在抖音上的歌曲,让你觉得似曾相识。你把歌词换掉,然后套一首老歌或者经典歌曲进去,你会觉得特别熟悉。这不仅是客户的需求,也是很多人的一种需求。”

(红星新闻)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AOS599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3107698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oping58.com/10809.html